TXT小說下載網 > 別叫我歌神 > 第139章:《流浪記》與《流浪記》

第139章:《流浪記》與《流浪記》

    三食堂,最近人流少了一些。

    一部分高校已經開始放假了,還有一些還沒考完。

    但是依然人滿為患就是了。

    警察大叔看到門口大車小車,大小攝像機的時候,一把攔住了他們。

    聽他們說完來意,又核對完他們的身份之后,撇了撇嘴:“又是來蹭小白熱度的啊。”

    自從石導開了那個“強行上節目”的先河之后,這些人蹭熱度蹭得可以說是喪心病狂。

    “三食堂”這個地點,都跟著水漲船高,都已經有廣告商,想要來洽談廣告生意了。

    不過這個不屬于他的管轄范圍,只要這些人不鬧事,不危及谷小白的安全,他就不用管。

    倒是那邊,閃姐又帶著牛立羊群的tony老師過來了。

    干啥干啥?來拍我們小白,拜過山頭沒有?規矩懂不懂?相不相信我們訴死你?

    經過了閃姐的發難之后,還有食堂經理胡春軍那一關,如何安排拍攝,機位,占用區域之類的,都要經過胡春軍的同意。

    所有來三食堂拍攝的人,都得過這三關。

    鄧品和朱蕓都沒有出面,等到工作人員處理好了,他們才跟著進來了。

    一行好幾十人,占了前面的一處區域。

    其他來進食的學生們已經有點見怪不怪了,淡定面對鏡頭,淡定打飯吃飯。

    谷小白的粉絲們,拿手機拍著這邊,在網絡上交流著,又有什么節目來蹭小白的熱度。

    鄧品、朱蕓和其他導師,以及那名選手,一起坐在了前方專門清出來的演播區域里,靜靜等待著。

    “嘩”一聲,門簾被人掀開了,谷小白從門外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附近的攝像機,立刻就被谷小白吸引了過去。

    從各種角度拍攝著谷小白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一名女性導師捂住了嘴,“天哪……”

    小白長得好帥!好帥好帥好帥!

    從各種視頻上,完全沒有這種全身像是發著光的感覺好嘛!

    為什么會這么帥!

    朱蕓嫌棄地瞪了她一眼,丟人!

    當初姐第一次見小白的時候,都沒有這么失態好不好!

    谷小白今天戴了一頂漁夫帽,微微皺著眉頭,似乎心情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他背著琴,一只手拎著琴架,另外一只手還拎著笛包。

    谷小白上臺,架琴,站在那里,并沒有怎么注意旁邊的攝影機什么的。

    他看著臺下的眾人,掃視了一眼,道:“大家好,我今天還是唱《流浪記》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嗷嗷嗷嗷!”

    臺下有人嘆息。

    也有人歡呼。

    谷小白已經唱了好幾天的流浪記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唱得是越來越好了,但是總是聽也會膩。

    不過總是有人沒有聽過現場,還有人怎么聽都不會膩。

    谷小白并沒有想那么多。

    他低頭,手指在琴鍵上飛速跳動,前奏起。

    他的心中,現在有各種各樣的情緒,想要宣泄出來。

    在夢境中的三天,他終究還是沒有找到小蛾子。

    他早上醒來的時候,躺在床上,捂著臉,縮著身子,無聲地哭泣了好幾分鐘。

    卻不敢讓自己的同學們發現。

    這個世界上,沒有一個人,能夠和他分擔關于小蛾子的一切。

    那是他一個人的秘密。

    小蛾子,你到底去了哪里?

    兩個小節的前奏之后,谷小白抬頭:

    “我的爸爸媽媽

    叫我去流浪

    一邊走一邊掉眼淚……

    流浪到哪里

    流浪到東城

    找不到我的心上人……

    我的心里很難過

    找不到我的愛人——……”

    谷小白的聲音非常穩,低沉的中音,沒有太多的炫技。

    但在他開口的一剎那,充沛的情感,洶涌而來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谷小白對這首歌的體悟,已經超越了技巧,臻于完美。

    谷小白看著前方,他的眼前,仿若浮現了在那春秋之年的一幕幕。

    那種身處陌生環境,對自身安危不可知的彷徨,那種找不到想要找的人,不知道對方是否安好的焦灼與擔憂,全部化作了歌聲,噴涌而出。

    特別是唱到“找不到我的愛人”時,最后一個尾音,音色瞬間啞了下去,而那聲音中的情緒,就像是海嘯一樣,淹沒了一切。

    臺下,一群導師和評委,像是離了水的魚,張大嘴巴,傻在那里。

    原來,不用唱哭自己,不用帶上哭腔,不用太多的顫動和裝飾音,也不用太多的炫技和煽情。

    就能把一首歌唱成這樣!

    原來,這才是谷小白的真正實力!

    這一刻,他們終于理解了,為什么鄧品對那位歌手不滿意,不喜歡他的模仿。

    這種感覺,就像是時尚達人出街時,因為下了大雨,擔心衣服淋濕走光,不得不弄個塑料袋套身上。

    卻被人認為,身上套塑料袋就是時尚一樣可笑。

    “我就這樣告別山下的家……”

    谷小白唱到第二段,而此時,他想到了春秋之年的自己,那個“公子小白”,因為家人殘暴,而逃難離開家,已經很慘了。

    可小蛾子恐怕更慘,因為公子小白有無數的人保護,出有車,入有床,小蛾子有什么?

    連個遮風擋雨的地方都沒有!

    誰能保護她?誰能照顧她?誰能給她一個家?

    一邊想著,一邊唱,有好幾次,谷小白都快控制不住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他還是拉了回來。

    臺下,評委和粉絲們,甚至本來對谷小白沒什么感覺的路人同學們,都擔憂地看著臺上。

    一個個都快揪心死了。

    小白是不是快哭了?

    快哭出來了吧。

    忍住了……

    別哭,別哭啊。

    千萬別哭……

    不,還是哭吧,別忍著了……

    有什么傷心的事,就痛痛快快哭一場吧,沒人會笑你。

    但谷小白,并沒有哭。

    唱到某一段,他幾乎是在咬著牙忍著。

    這世界上,最讓人動容的,不是宣泄。

    而是克制。

    克制住自己的情緒,不讓自己失控,不讓自己絕望,不讓自己崩潰。

    即便是再擔憂,再恐懼,也要保持希望,不讓自己去想最可怕的后果,就算是再怎么陷入困境,也要相信明天會更好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!!”三聲升key,像是谷小白在大聲呼喊著:

    小蛾子!

    小蛾子!

    小蛾子你在哪!

    “怎樣才能夠看穿面具里的謊話,別讓我的真心散的像沙……”

    我到底怎么樣才能找到你!

    這種感情,像是千鈞巨石一發懸,聽的人的心,繃緊,繃緊,繃緊……

    當這情緒快要到達極點時,谷小白閉上眼睛,一滴淚從眼角滾下。

    他抽出一根長笛,放在唇邊,如泣如訴的笛音炸開。

    整個食堂,像是被按下了靜止鍵一樣,打飯的同學,盛飯的師傅,拍攝的攝影師,都瞬間失了神。

    那一滴淚,從谷小白的面頰上滑下,滑過他的唇邊,然后被口風吹到了笛子上,進入吹孔之中。

    笛音略微一啞,然后那一滴淚被笛子里瘋狂震動的駐波,攪得粉碎。

    這個世界,每一個人都是如此的渺小。

    在那浩渺的時光之前,宛若一滴淚。

    瞬間就被碾碎。

    再無絲毫痕跡。

    無論是終將叱咤風云的公子小白。

    還是浪跡天涯宛若微塵的小蛾子。

    歲月無常,我只希望在我有生之年,能夠保護你。

    :。:

彩宝时时彩